第521章 日料

“喂,你干什么去啊。”我站起来朝孙小鹏喊道。

“报仇!”孙小鹏头也不回的说。

我急忙跟上去,孙小鹏这家伙我太了解不过了,绝对是属于那种情绪化的人,搞不好他一把火烧了崂山都是很有可能的。

我和孙小鹏回到崂山时,所有道士都已经醒了,在崂山中巡逻,显然是被灭妖大阵给惊醒的。

孙小鹏带着我来到了崂山大堂。

海长老,还有另外六个长老坐在上面,旁边还有很多崂山弟子站着。

“孙掌门,你知不知错?”海明看着走上来的孙小鹏问。

“弟子知错。”孙小鹏突然点头。

海长老和其他长老加上我,都感到了震惊,开玩笑呢,这不是孙小鹏的性格能干出来的事。

“既然知错,那就跪下,给崂山的列祖列宗赔罪,你的掌门之位,我们便不予开除。”海长老脸色严肃的说道。

没想到孙小鹏竟然真的跪下,朝着大堂磕了三个响头。

那七位长老也都眼神疑惑,海长老看起来也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,摆了摆手:“行了,既然你已知错,那么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“多谢海长老。”说完,孙小鹏转身就走,我急忙跟上去。

“喂,你什么情况啊。”我跟在孙小鹏后面,他却不搭理我,我大吼道:“孙小鹏,你给我站住。”

孙小鹏这才停住,他回头看着我,眉头微皱:“怎么了?我难道刚才做得不对,难不成我非要拿着刀砍他们才行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感觉你有点反常。”我说。

“没事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孙小鹏说完便离开。

我看着孙小鹏的背影,突然感觉好像有些陌生。

算了,想这么多干啥,我摇摇头。

想起刚才胡彤的死,我心里也挺不好受,没想到那个海长老这么不讲道理。

即便是开了孙小鹏的掌门之位,让胡彤和孙小鹏离开,这也是可以接受的,但竟然如此不讲情面。

妈的,心情烦。

我烦躁的长叹一口气,回到了崂山给我安排的住处睡了起来。

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床,我穿好衣服,出去找孙小鹏,生怕他小子做什么傻事,毕竟他昨天的反应未免也太过反常了。

好在的是,孙小鹏就一直待在他的屋子看书,我走到这个阁楼门口敲门,孙小鹏打开门,我进去后,他便坐在椅子上低头看书。

我坐到他旁边,说道:“在想胡彤的事?”

“没有。”孙小鹏微微摇头:“既然已经死了,再如何,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你昨天不是说要报复吗?”我问。

孙小鹏微微点头:“恩,不过不急,我还年轻,这七个长老,一个都逃不了。”

“喂,你小子不会是气坏了吧?”我看孙小鹏的模样,忍不住询问。

孙小鹏闭上眼睛,长舒了口气,眼角流出两滴眼泪:“没事的秀哥,你要是没事,就先回重庆吧。”

其实我来找孙小鹏,也是准备告辞的,毕竟留在这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做。

“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。”我说: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肯定帮你的。”

“恩。”

说完这些后,我带上自己的东西,离开了崂山。

下山的途中,我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这高耸的崂山。

孙小鹏此时这个模样,看样子是真的恨崂山的这些长老。

想这些也没有什么作用,我来到机场,订好机票便返回重庆。

回到中药铺后,艾唐唐却没在。

我掏出电话,给她打了过去,问了一下才知道,她正陪着晓萍姐玩呢。

而燕北寻白天需要上班,平日里,都是艾唐唐在陪晓萍姐。

“那晚上出来吃饭吧,我请客。”我在电话里说。

“好啊,刚好我想吃日本料理。”

约定好后,就挂掉了电话。

这一路我也挺累了,躺到了沙发上,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

悠闲的看着电视,外面的天色也很快的晚了下来。

我看了下时间,便给艾唐唐打了电话过去。

“喂,天黑了,去哪吃饭?”我朝艾唐唐问。

“来观音桥吧,这里有家日本料理很好吃的,我们马上出门。”艾唐唐说。

我挂断电话后,便换了身衣服,出门打车赶往观音桥。

在约定好的地方碰面后,艾唐唐穿着一条黑色的T恤,一条牛仔裤,头发梳着一个马尾辫,嘴里咬着棒棒糖,一看到我,就跳了几下招手:“阿秀,这里,这里。”

我走过去,燕北寻和晓萍姐站在艾唐唐旁边呢。

“师兄,晓萍姐。”我走上前笑道。

燕北寻问:“昨天忙什么去了?”

“吃饭的时候说吧。”我道。

说完,我们跟着艾唐唐来到一家日本料理店。

坐好后,这里属于自助式的,服务员过来后,艾唐唐拿着菜单一顿乱点。

端上来的这些日料,我吃了两口,就有些吃不下去了。

“怎么?很难吃?”艾唐唐坐在我旁边疑惑的看着我。

“这玩意是生的,怎么吃。”我无语的看着碗里的生鱼片。

燕北寻笑道:“原来你小子不会吃日本料理。”

“太难吃了吧。”我皱着眉头,又吃了一块,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这个,生鱼片旁边的这个佐料很好吃的,你尝尝,很甜的。”艾唐唐指着生鱼片旁边的一团绿色的东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我用筷子夹起一坨,放到了嘴巴里。

我去,这特么是辣椒?辣死我了。

我急忙拿着饮料灌了两口。

“哈哈,这是芥末,傻子。”艾唐唐大笑起来。

“你们吃,我看着你们吃就是。”我擦了擦嘴角。

“切,对了,你这次过去怎么样了?”艾唐唐一脸八卦的问。

“师兄,你也要听吗?”我问燕北寻。

燕北寻点点头:“当听故事呗。”

于是,我把这次孙小鹏和胡彤的事情,全部说了出来。

说到最后的时候,艾唐唐一拍桌子,骂道:“走,我们去崂山说理去,这都什么人啊,完全不讲道理,凭什么就杀了人家胡彤,放人家走不行吗?”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