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

“嘿嘿,你是不够了解我们人类。”孙小鹏笑道。

云海老大说:“不是艾唐唐不了解,而是他们妖族做事都是依靠实力,就比如一个再能耍阴谋诡计的人,能在妖族撼动龙王的位置吗?”

“龙王发现后,直接杀了就是。”云海老大叹气说:“这事弄得挺麻烦,后来我下地府,和地府的人好好聊了一下,才算解决。”

“怎么解决的?”艾唐唐问。

云海老大说:“地府如今崂山的势力已经很大了,哪能再让崂山的实力加强,所以我联系了一些地府跟崂山势力有恩怨的大人物支持我,这事才算不了了之。”

孙小鹏也是一脸不屑的说:“我们崂山的那群老王八犊子,成天吃饱了撑的,一个个老成那个模样,不好好的下山抓两个妖怪,就知道玩这些阴谋诡计。”

云海老大对孙小鹏说:“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言行,不要在崂山那些长老面前说这样的话。”

“你虽然是崂山掌门,但以后总是要下地府的,到时候得罪的人多了,也很麻烦。”云海老大道。

“管他呢,爱咋滴咋滴。”孙小鹏满脸不在乎的说。

我问:“牛总兵呢?最近没有干出什么动静?”

孙小鹏说:“他能干出什么动静?难不成还能跑到阳间杀了你?”

“没可能吗?”我问。

孙小鹏道:“地府没你想的那么随便,规矩也是有的,牛总兵好歹也是阴侯,来阳间倒是没啥,为了一己私欲,来阳间杀人,这也没什么。”

“可他要是敢这样做,我就敢带着崂山的人杀了他。”孙小鹏道。

“阴侯的权力是大,跑到阳间杀个人,也没事,但这都属于个人私事范围,如果是因为来杀你,被我们崂山杀了,地府也找不到我们崂山的过错。”

“或许地府,牛总兵的朋友之类会记恨你,但我们是站道理的。”孙小鹏笑道。

我摸了摸脑袋,难怪了,按理说我得罪牛总兵这么多年,他竟然没有一次来阳间想杀掉我,这说起来也很奇怪。

我们聊了很多,外面天黑后,才有一个小和尚跑进来,在云海老大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些神秘,云海老大说:“你们吃完饭后,想散散步也行,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才是正事。”

说完,云海老大便和那个小和尚离去。

“当初那老和尚选云海老大当住持真是聪明的决定。”孙小鹏看着云海老大的背影道。

我也跟着点点头,的确,换做其他人,龙隐寺遭遇了那么大的劫,重建寺庙简单,可想要说服地府的支持,这可就难了。

很多人或许不明白,咋们在阳间抓妖怪,抓鬼,关地府什么事?

这其中的区别很简单,就比如一群阴阳先生建立了一个门派,能和崂山这样的大门派比吗?

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差地府的支持。

有了地府的支持,首先,门派如果遭遇大难,可以请求地府派一些阴差来帮忙,又或者可以找地府要一些好处,比如崂山掌门死后,到地府就可以直接当上阴司正神。

而地府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无偿帮助,比如地府哪个恶鬼逃出地府,到阳间来了,地府便可以找崂山帮忙追捕。

反正就是互相帮忙。

我们回到房间后,早早的休息。

我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。

要说哥们我毅力还算是不错的,这龙隐寺从大早上的,就开始有一大群的和尚在念经。

你说这悄悄的窝在一个屋子里面念经也就算了,可龙隐寺到处都安装了喇叭,喇叭里面循环播放着这些和尚念经的声音。

我特么的能忍住,一直坚持睡到中午,也算是很厉害了。

睡醒的时候,我一照镜子,眼睛全是黑眼圈。

我走出房间,先到了孙小鹏的屋子里,推开门,孙小鹏睡得跟死猪一样呢。

走到他床边一看,这小子还真聪明,戴着一个耳机,我取下他的耳机,一听。

道德经。

“咋了?”被取下耳机后,孙小鹏也一下子就醒了过来。

“你小子变态吧,睡觉听道德经?”我问:“这你也能睡得着?”

“比听这啰啰嗦嗦的佛经好吧。”孙小鹏打了个哈欠说。

这倒也是。

随后我又去了艾唐唐的房间,推开门,艾唐唐坐在床上,拿着一本佛经看得津津有味的。

走上前,我问:“大姐,你当妖怪,有点妖怪的觉悟好吗,看佛经?”

“挺好看的啊。”艾唐唐眨了眨眼睛,看着我。

我身边都是一群什么奇葩?听道德经睡觉的道士还好,勉强能接受,但这看佛经能看得津津有味的妖怪,这算什么鬼。

我们三人一起到龙隐寺的斋堂吃过饭后,便到了龙隐寺的大殿参加大殿。

这其中倒没有当初孙小鹏那么威风,只是云海老大在佛像前念了一段经,然后感谢一下来的客人,接着把门帘拉上,挡住阳光,接着白无常和黄员外也出现了,也就是说两句恭喜之类的客套话,算是代地府承认云海老大在龙隐寺的地位。

忙活完这些,已经快到夜里。

接下来云海老大又开始忙了起来,送客人们离开,忙得可谓是不可开交。

我,孙小鹏,还有艾唐唐一起向云海老大辞别,毕竟已经没有什么事。

老大也没留我们,只是说这几天太忙,等下次有机会,再一起好好的聚一次。

去机场的路上,我也问了一下孙小鹏,关于江陵的情况,孙小鹏反正说情况还算稳定,在崂山有法阵镇压着,出不了什么事。

到达机场后,我们过了安检,孙小鹏便先去登机了,而我和艾唐唐回重庆的飞机还需要两个小时。

我俩坐在候机大厅,无聊的等待起来。

和艾唐唐在这里聊了大概半个小时的天,突然,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低头拿起手机一看,竟然是刘警卫员打过来的,我笑着问:“喂,刘警卫员,什么事啊?”

这刘警卫员给我打电话,我就明白他无事不登三宝殿,没事也不会闲得给我打电话玩。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