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陷阱

外面不知道什么情况,我在里面可谓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天旋地转,燕北寻说得好听,干死这家伙,当说句话这么简单?

此时这大蜈蚣不断的乱动,站都站不稳,我跟燕北寻死死的趴在地上。

过了好一会,外面的晃动终于是少了一些,我跟燕北寻赶忙从地上站起来,我拿着三清化阳枪,随便往一个地方就刺去。

噗呲一声,三清化阳枪直接刺了一个窟窿出来。

而外面,也传来这头大蜈蚣的惨叫声。

晃动更剧烈起来。

“这家伙感到疼了。”燕北寻拿着幻青巨剑就在这里面劈砍起来,很快,这里面就被劈出十几道刀痕。

我俩忙活了半天,哥们我在它肚子里面刺了十几个窟窿了,可这头武功却跟没事一样。

“喂,阿秀,这样下去不行啊。”燕北寻累得一屁股坐下来。

我一琢磨,有点明白为啥了,这头武功如此打,即便是我三清化阳枪刺一百个窟窿,它最多也就是感觉疼,根本伤不到它的根本。

我说:“对了,这妖怪有心脏!之前我们在军事基地里,不是听到它心脏跳动的声音了吗?毁了它的心脏就好了。”

这武功的肚子里面,其实就跟一条漆黑的山洞差不多,燕北寻看了一眼那条通道说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继续往下面走?”

“恩。”我想明白后,拿着三清化阳枪就往里面走,燕北寻也跟在了我后面。

我们的脚下软绵绵的,踩着其实跟棉花有点像,在这黑乎乎的肚子里面走了没一会,我们终于看到这家伙的心脏。

这家伙的心脏竟然是在肉墙里面,此时这黑乎乎的心脏周围还连接着很多的血管,此时正扑通,扑通的跳呢。

“毁了这玩意就行了吗?”燕北寻说着,拿着幻青巨剑就劈了上去。

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这是一种直觉,我总感觉一切有些太顺利了。

按理说,这家伙的肚子既然有这么大的一个破绽,怎么敢生吞我们进来?

除非这大蜈蚣是个傻逼。

可这大蜈蚣既然是当初楼兰古国供奉的神明,并且活了上千年,怎么可能是傻子?

想到这,我就想阻拦燕北寻,好歹多观察观察。

可燕北寻的幻青巨剑已经劈碎这个‘心脏’。

这个心脏被劈碎后,无数黑色的液体流了出来,一股腐臭味传来。

大蜈蚣依然生龙活虎的在外面闹腾。

我心里深处了一丝不好的预感,拉着燕北寻就走:“不对劲。”

“有什么不对劲的?”燕北寻刚说完,突然,刚才被劈碎的心脏的地方,竟然密密麻麻的爬出无数的蜈蚣。

这些蜈蚣很大,当然,跟外面那二十米长的大蜈蚣不能比,但也有成年人两根手指头长,并且五彩缤纷,一看就是带着剧毒,碰一下说不定就会挂掉的那种。

“走!”我抓住燕北寻的手,转身就跑。

这些蜈蚣速度极快,并且数量多,很快,我们后背的地面布满蜈蚣,往我俩追来。

“喂,阿秀,不然你让这些蜈蚣咬一口,看看它们毒性高不高。”

跑在前面的燕北寻冲我说。

“特么的。”我白了他一眼,我跟燕北寻跑了没两步,突然,我感觉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的脚。

我低头一看,脚下,这大蜈蚣的肉,竟然死死的黏住我俩的脚腕。

糟糕。

那些蜈蚣很快就爬到了我们的脚下,这些蜈蚣爬到我身上后,我身上的奇门飞甲传来一阵白光,这些蜈蚣全部被弹飞出去。

反倒是燕北寻,身上布满了这些蜈蚣,这些蜈蚣朝着他身上就疯狂的咬了起来。

燕北寻话都来不及坑一声,身上的皮肤很快就变成了青色,他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起来。

我见有奇门飞甲保护,这些蜈蚣伤不到我,也不再害怕,冲上去用手抓开这些蜈蚣。

我一把抓烂一个蜈蚣,这个蜈蚣竟然化为血水,流到燕北寻的身上,然后这些血水钻进了燕北寻的身体里。

我去他大爷的,这蜈蚣也太邪门了吧?

“别管我,既然这些蜈蚣对你没事,赶紧去找出大蜈蚣的弱点,杀死这头大蜈蚣。”燕北寻倒在地上,痛苦的说。

“你怎么办?”我看着燕北寻问。

“放心,死不了!”燕北寻说。

我皱眉起来,有些不放心把燕北寻一个人留在这里。

“你担心个什么劲,老子是这么容易死的人吗,赶紧去!”燕北寻冲我呵斥。

“千万别死。”我看了他一眼,用三清化阳枪挑开抓住我脚腕的这些肉。

这条路上到处都布满了蜈蚣,数量多到吓人,到处都是,密密麻麻的,这些蜈蚣一开始还往我身上扑呢,不过发现伤不到我后,这些蜈蚣相继往燕北寻的方向爬去。

我心里也很着急,现在只有最快的速度找到大蜈蚣的心脏,干掉大蜈蚣燕北寻才能得救。

这些蜈蚣光是看一眼,就能感觉到毒性很高,时间拖长了,说不定我就真得给燕北寻准备葬礼了。

没一会,我终于是走到了一颗心脏面前。

这课心脏特别大,估计得有一米高,扑通扑通的,声音极大。

我此时也不再考虑这是不是陷阱,毕竟燕北寻的性命还悠着呢。

我一枪就朝着这颗硕大的心脏扎了下去。

噗呲一声。

“吼!”

外面传来大蜈蚣的惨叫声。

果然是!

我心里一喜。

看样子大蜈蚣肚子里面的陷阱,也就之前那个假心脏了,不过也对,如果不是我有奇门飞甲,换谁来,估计都得丢掉小命。

那无穷无尽并五彩斑斓的蜈蚣,真的不容易对付。

此时外面传来超剧烈的震动,比最初强烈了无数倍。

即便我站不稳,还是拿着三清化阳枪使劲的往它心脏上面扎。

足足闹腾了三分钟左右,这头大蜈蚣才消停了下来。

“死了吗?”我松了口气,突然想到燕北寻,赶忙转身跑回去。

等我跑回去的时候,那些无数的小蜈蚣已经萎缩成一团,一个个看起来命不久矣的模样。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