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 罔象

我在一旁,道:“你笑这么开心干啥,这舞龙你也能看得有滋有味?”

此时艾唐唐一边吃着零食,一边看着舞龙,一副没工夫搭理我的样子。

随后,舞龙的中间,又开始放鞭炮,热闹得很。

艾唐唐急忙把零食递给我,随后使劲的鼓掌,手掌都拍红了。

“你说我要是变回真身,是不是比这个威风?”艾唐唐扭头对我说。

“你别瞎想啊。”我赶忙把零食递回去:“赶紧吃东西。”

艾唐唐撇嘴,看着舞龙说:“我在魔界,跟我父王过节的时候,我们也会舞龙。”

“你们还玩舞龙?”我问。

“恩,不过是真的龙啦,一般都是我几个哥哥,表演给我父王看。”艾唐唐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舞龙说。

我不笨,顿时有些明白了,艾唐唐这不是喜欢看舞龙,是有些想家了啊。

“咋了?想家了?”我问。

“有点吧。”艾唐唐点点头:“出来好多年了,从来没有玩过这么久。”

我说:“想家了就回去看看呗,多大点事啊。”

“你不懂,我回去,就吃不到阳间的美食了,父王不会同意我再回来的。”艾唐唐摇摇头:“算了,比起想家,还是好吃的最实在。”

我俩再繁华的街道上逛着,艾唐唐也不安分。

有的街头魔术师表演,艾唐唐看完后,不由分说的就跑上去,把人家给拆穿,魔术师恼羞成怒的时候,拉着我便跑。

磁器口临近江边,此时江边有很多人摆放着贡品,还有很多人跪在地上磕头,一边磕头一边放鞭炮。

周围围观的人也很多。

艾唐唐问:“他们在干啥啊?”

“拜龙王,这是习俗。”我说。

刚说完,艾唐唐竟然大大咧咧的就走上去,拿起贡品的一个苹果就啃了一口,然后对那些朝拜的人说:“这么多吃的,太浪费了,阿秀,去找些袋子,我们打包带回去吧,还有这个烤乳猪。”

说着,艾唐唐拿起烤乳猪啃了一口。

这一下炸锅了,不管是拜龙王的人,还是周围的人,全部指着艾唐唐大骂起来。

我急忙跑到艾唐唐旁边说:“楞着干啥,赶紧跑啊。”

说完,我拉着她的手就跑。

她被我拉着跑,手里还死死的抓着烤乳猪呢。

那些人只是大骂,但没有追过来。

我俩跑到江边,一个没人的地方才停下。

我喘着粗气,一屁股坐到地上,累死我了。

我扭头一看,艾唐唐坐在我旁边,双手捧着烤乳猪,嘴巴还在上面啃呢,半边脸,全是油渍也满不在乎。

“你干啥啊,抢他们贡品干啥啊?”我问。

“你不是说这些东西是给我父王的么,我父王最疼我了,吃他一个烤乳猪咋了?”艾唐唐瞪了我一眼:“还有那么多水果呢,该打包带走的。”

我去,我一拍额头。

人家用来供奉龙王的东西,烤乳猪让啃了就不说了,还要打包带走?

这不是惹那群人发疯么。

要知道,供奉龙王这件事是春节的习俗,虽然有些封建迷信,但很多人乐意信这个。

“行行,继续吃你的猪头。”我躺在江边,看着天上的烟花。

突然,坐在我旁边的艾唐唐,看着烤猪肉说:“我有些想我父王了。”

“你看着烤乳猪才想起你父王啊。”我笑道。

艾唐唐微微点头,看着烤乳猪不说话,突然,她眼角竟然流出眼泪。

流出眼泪的时候,天上毫无征兆的下起了绵绵细雨。

“怎么下雨了?”我抬头看了一眼。

艾唐唐说:“我哭就会下雨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我惊讶的问。

“哇哇哇。”突然,艾唐唐干嚎了两声。

天上的雨瞬间变大。

“信了吧。”艾唐唐停止干嚎,雨才停下。

“你多去旱灾地区哭两嗓子,也能救不少人了。”我说。

算起来,我还是第一次看艾唐唐哭呢。

我用手擦干净她眼角的泪痕说:“好啦,实在是想你父王,你就把这烤乳猪当你父王就是,多看它两眼。”

“你侮辱我父王是猪。”艾唐唐扭头说。

“喂喂,你别冤枉我,是你把这烤乳猪当成你父王的吧?”

“我什么时候把它当成我父王了?”

“你这不是睹物思人吗?”我说。

艾唐唐啃了一口烤乳猪,气呼呼的说:“你说,要是我们魔界也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好了,这样就可以成天陪着父王,还能有好吃的。”

我咧嘴笑了一下:“这世界上,哪有两全其美的事。”

艾唐唐撕了一块肉递过来:“尝尝,味道不错的。”

我接过她递过来的肉吃了起来。

要是平日里,吃贡品,我估计心里也会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,但现在一点心理压力没有。

人家供奉给龙王的东西,龙王的女儿给我吃,应该也不算偷吧?

这烤猪肉的味道还行,我吧唧了两口,突然,看到江面微微的震动了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我看着江面,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。

“有煞气。”艾唐唐一下子站了起来,指着江面。

“不是吧,大过年的都不让消停了?”我有些无语,此时我的奇门飞甲还没有愈合,虽然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,但还有几丝裂痕。

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没带家伙啊。

艾唐唐抓着我躲到一个草丛中。

突然,江里慢慢的走出了一个小孩子模样的东西。

这个小孩****着身体,就在距离我们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上的岸。

“是罔象。”艾唐唐开口说。

罔象?

我心中惊讶,罔象是一种生活在水里食人的妖怪,形状像小孩子,皮肤红里透黑,红色的爪子大耳朵长臂膀。

而上岸的这个‘小孩子’,跟描述中的罔象异常相似。

“我也看过罔象的资料,这种东西,不是很弱的一种魔吗?”我小声的问。

此时这罔象身上环绕的煞气,显然不弱,虽然比不得当初我跟孙小鹏在高速隧道遇到的那只覆魔,但也差得不算很多了。

艾唐唐嘀咕说:“谁知道怎么回事,你没带家伙,麻烦了。”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