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5章 三个月

三个月时间,说长不长,每日夜里,我都带着江东城他们出去训练,然后白天在营地里面休息睡觉。

一晃就过去了。

其他组是什么情况我没有特别的去了解过,不清楚,不过我们组进步确实很大。

头一个月,我就是让江东城他们贴着招魂符,在沙漠里面乱晃,引鬼过来,然后杀掉。

第二个月,则是让他们不用灵弹,而是专门特质的一些刻着符咒的匕首,跟这些孤魂野鬼搏斗。

而第三个月,我便开始教他们画一些简单的符,不过十个人无一例外,画出来的符全部都对邪祟没有作用。

果然,十个人都没有天赋。

画符需要道行,比较天才一些的就比如我,好像才画没几次,符就有效果,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我有阴阳眼。

而天赋好的,则需要学习好一两个月,差一些的便要一年。

普通人想要学会画符,让符咒可以对付邪祟,最起码也要练好几年。

所以我也没在这方面继续强求江东城他们。

说实话,他们这三个月的训练的效果并不差,只要灵弹充足,他们用来对付邪祟是一支很有力的力量。

三个月后的最后一天早上,我看着天微微亮起,看着从附近赶回来的十人。

这最后一个月,他们离开基本上都是整夜,在天要亮起才会回来。

我看着他们满身沙土,笑道:“行了,都坐下,聊聊。”

我说完,他们便战成一排,然后坐下,纪律性极高。

我坐下后,咳嗽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三个月我教你们的东西其实说实话,只是皮毛,遇到邪祟,不要逞强,打不过就逃。”

我这句话其实算是废话,毕竟他们是军人,来学这些东西,就算是遇到特别凶悍的邪祟,上面下了命令,军人就得实行,即便是死路。

“另外明天夜里会有一场考核,这次考核的内容我们这些教官都不知道,是你们上头置顶的,估计是怕外面提前泄露给你们,所以也没有透露出来。”说着,我从包里拿出十张护身符:“这是我昨天夜里画的,一人一张,带上,这次考核肯定不会是玩玩,都小心些。”

“是。”江东城走上来,接过我手里递过去的符,一个个发了下去。

接着我又给他们说了一些自己知道的邪祟,妖怪事迹,最后在将近早上八点钟,才领着他们回了营地。

此时所有巨人都在营地大门集合,其他的教官都站在一起聊天。

燕北寻的人际交往还挺不错,最开始那群阴阳先生对我们的确是爱答不理的,后来有一次,在食堂燕北寻跟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阴阳先生吵起来,干了一架。

接着当天晚上,俩人就不知道怎么鼓捣的,一起丢下自己手里的军人,跑出去嫖,接着关系就铁得要命,而在那个阴阳先生的带领下,燕北寻跟其他的阴阳先生关系也处得不错。

我走上前就冲燕北寻跟这个阴阳先生打招呼:“你们聊啥呢。”

这个阴阳先生叫陆逊,据说学得一身抓鬼本事很厉害,燕北寻笑道:“没啥,这不他们马上就要出去考核了吗?”

“现在就出去?”我楞了下:“不休息一夜?”

“不知道,这次的任务保密得很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找以文耀问了好多次,就是不肯说。”燕北寻耸了耸肩,而我带回的江东城他们自然跑进队伍中列队站好。

以文耀此时站在最前面,回头对我们说:“各位教官这次辛苦了,先回去休息吧,只要这次考核结束,成绩及格,钱就会立马打到各位的账户上。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燕北寻笑道。

随后,营地里面开出来五辆卡车。

“列队!”以文耀大声喊道,随后道:“上车。”

这些军人上了卡车后,以文耀也上车,随后五辆大卡车开入茫茫的沙漠中,消失了踪迹。

“走走,这大早上的,一起到食堂喝会酒,然后再去睡,熬了三个月终于熬过来了,庆祝一下。”陆逊开口道。

这三个月说苦估计也没啥辛苦的,就是教点东西,然后让这些军人自己鼓捣。

比起来,这些军人训练抓鬼一夜后,在早上还要跑五公里呢。

当然,这份工作看起来轻松,每夜带着军人出去自己练,白天在度假屋一样的湖边小屋睡觉,可无论如何这是在沙漠中。

也只有燕北寻跟陆逊俩人臭味相投,偷偷逃出去玩过几次,我在这沙漠里待了足足三个月,都快无聊死了。

当然,平日里,我也会给孙小鹏跟艾唐唐打电话。

孙小鹏告诉我,崂山留下来的问题还真一大堆,天天忙得头都快炸了,而那群老家伙,除了抓鬼方面的事能帮上忙,其他的事情真是累赘。

就比如说最常见的一个问题,崂山弟子出去抓鬼除妖,和政府起了冲突怎么办?

大家别以为道士出去抓鬼,政府都是以礼相待的,就想当时我跟燕北寻杀了在台湾排行第三的行阴人唐飞,结果被警察以为是谋杀抓走。

这样的问题还不少,孙小鹏得满中国找关系,让公安局放人。

孙小鹏告诉我,有一次他实在忙不过来,让一个长老去处理,结果这个长老带着几个崂山弟子就冲到公安局局长家里,大声呵斥说我们是斩妖除魔,你们凭啥抓人之类。

并不是说这些长老傻,而是观念不同。

这些长老大多数从小在崂山长大,偶尔下山,大多数也是斩妖除魔,成了长老后,更是极少下山,并且在他们那一辈的理解中,斩妖除魔那可是好事,斩妖除魔还被抓,这还有没有道理了?

结果公安局局长直接让人把这长老和带去的弟子都扣了起来,最后还是孙小鹏带人上门,赔礼道歉,这才放的人。

诸如此类的事情,多得很,我听着都感觉脑袋大,孙小鹏叫苦,还真不是矫情。

至于艾唐唐,这三个月,她在崂山玩了几天,就回了中药铺。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