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不一样的余志信

“那个,西师弟对吧?”我咳嗽了一下说道:“你刚才那句话,能不能发个心誓,再说一遍呢?”

不论是阴阳先生,道士,还是猎妖师,都不会随随便便发誓,因为我们学道之人,和普通人不同,普通人满口谎话,也没啥大碍,天天发毒誓,也不见得会少跟头发啥的。

但我们不同,我们一旦真正发誓,然后违背,必会遭到天谴。

我这话一说,就听到西师弟吼道:“草你大爷的,你什么意思,你说我对余师兄不是真心恭敬?发誓?当老子不敢?”

“那你发啊。”

“你以为我吓大的?”

“你发啊?”

“草,你叫我发我就发?那我多没面子,呸,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”这个西师弟说。

本着坑死人不偿命的宗旨,我赶忙说:“余志信,这人心思可不对劲,真要是对你忠心耿耿,怎么敢不发誓?指不定是孙小鹏那边派过来的卧底呢?”

“卧槽,老子宰了你。”西师弟大吼起来,然后传来其他人拦住他的声音,我也不急,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他们想靠着我引孙小鹏出来,现在我就是踹余志信两脚,吐他一口痰,他们也最多打我一顿,不敢杀了我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恃无恐了,我道:“西师弟,你说说你,做这种墙头草是两面不讨好的事。”

车子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,过了一会,车子就停下,然后传出把什么东西丢出去的声音,接着车子继续开了起来。

余志信的声音这时才传来:“嘿嘿,那家伙跟了我这么多年,我还一直没发觉有什么异常,今天让你说两句话,我一看,果然那小子是叛徒。”

“你杀了他吗?”我问。

“他好歹是我崂山弟子,怎么能随便杀呢?同门相争,这可是有违祖宗传下来的宗旨。”余志信说:“把那家伙弄到另外一个地方关起来,到时候慢慢收拾。”

“那你杀孙小鹏这个少掌门,就不是有违宗旨了?”我咧嘴笑道。

其实我也有些哭笑不得,我也只是嘲讽嘲讽,没有当真,结果那个所谓的西师弟还真特么的有问题,让余志信查出来了。

我心里不由暗道,孙小鹏,可不是我故意要把你们安排的卧底解决掉的,是这家伙处处针对我。

不过我心里也有些奇怪,既然那西师弟是孙小鹏他们的人,怎么会这么针对我呢?

余志信听了我的话,显然想转移话题,刚好说道:“如果刚才那家伙真的是卧底,一直忠心一边,我或许等得了掌门之位,还能重用他,可我们刚才查看了他的短信,竟然两边讨好。”

我一听,顿时就明白了,不由感叹,特么的,孙小鹏他们那边安排个卧底怎么这么蠢,手机短信的记录都还留着。

可能他也是有恃无恐吧,看他的模样,显然是余志信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,压根没想到余志信会突然查看他手机聊天记录。

‘帮’余志信解决掉一个卧底后,余志信不知道为啥,反正也没有说太多的话,过了一会,我头套被取开,我们此时在一条沿海的公路上飞驰。

余志信正坐在我旁边,他正在思考着什么东西。

很快,车子就开到一个很偏僻的沙滩,这个沙滩显然没有开发,就在海边,一栋木屋孤零零的立在沙滩上。

余志信带着我走近,我才发现,这个木屋挺大的。

不对,或者说这是一个木屋建造的小别墅,跟度假在海边玩的屋子一样。

余志信推开门,然后他的三个手下推着我走了进去。

这里面挺大,冰箱,电视,电脑,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。

“哎呦,条件还不错,电脑都有,不怕我联系孙小鹏?”我扭头冲余志信问。

余志信说:“那样再好不过,省得我还要想办法,让他相信你在我们手里,不然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?”

“额,还是算了。”我一听,顿时失去了叫孙小鹏来救我的想法。

余志信坐到椅子上,说道:“放心,我的人已经通知他了,估计再过一个小时,他就能到这里来。”

我叹了口气,看着窗外的大海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余志信则说:“是不是感觉,如果我杀了孙小鹏,崂山会变得很糟糕?”

我没说话,余志信走到我身边,看着窗外的大海:“其实之前西师弟的话,夸我的地方是拍马屁,但说孙小鹏无能这一点,却是事实。”

“我爷爷已经是崂山大长老,位高权重,如果孙小鹏真的比我优秀,即便是我想杀孙小鹏,我爷爷也不会同意。”余志信说。

“算了,和你说这些也没有作用,只要不出这间屋,你可以随意走动,当然,你要是想出去,我也不拦着,但屋子外面的森林已经安排好枪手,如果你出去,便会杀死你。”余志信摇摇头,然后一个人看着海面。

我忽然发现,余志信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。

哭笑了一下,我摇摇头,倒是我有些偏执了,只能说我和余志信所处的位置不同,如果余志信和余文拓真的是十恶不赦的恶人,那燕北寻也不可能站在他们那一边。

“你爷爷怎么不出手?”我冲余志信问。

余志信回头看了我一眼,说:“这是我们小一辈的争斗,如果孙小鹏真的能为了崂山掌门之位,把你像旗子一样丢掉,那么说明他有顾大局的想法,也算成长了一些,如果他来,我便杀了他。”

“那如果他不来,你真会杀我?”我笑着问。

“燕北寻师兄和我也交情颇深,当然不会杀你。”余志信道。

“听说你以前和孙小鹏关系要好才对,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我问,对于这点我一直很好奇,又问:“并且在继达明的墓中时,你好像没有此时表现的这份淡定。”

“我和他?”余志信脸上露出一丝迟疑问:“真想听?”

“恩。”我点点头。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