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落网

说实话,当诱饵的滋味真不咋地,周围黑漆漆的,鬼知道那只血尸会什么时候忽然窜出来,并且那只血尸出手狠,基本都是直接咬破喉咙的大动脉,想止血都止不住。

我自己的安危不是太担心,反而挺担心身旁的张天。

张天此时好奇的左顾右盼,开口问:“张老师,你说那只血尸什么时候来啊。”

“咋了?你还很想他是不是?”我白了张天一眼问。

“哪能啊,这不是想它赶紧出来,然后让我在旁看张老师大显神威吗。”张天笑着说。

我一听,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妈的,还大显神威呢,别出事就好。

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大半夜,重庆的蚊子也多,很快身上就被咬了好几下,痒得不行,伸手在身上到处挠痒痒。

张天却跟没事人一样,好像蚊子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难道现在的蚊子还专挑长得帅的下手?

思索良久,我也只想出这么一个可能性。

还在瞎想呢,忽然一个黑影从一栋不远处的废屋窜了出来。

这只血尸看起来反倒有些像狗这样的爬行动物,四肢着地冲我俩狂奔而来。

我一看,心里略带紧张,抓着张天的手站了起来。

张天看模样也紧张得不行,一个劲的吞唾沫,问:“张,张老师,我们是不是可以转身跑了啊?”

“跑个屁,现在不行,得把这家伙引进陷阱里面。”我摇摇头,心里计算起来。

地上这张网是圆形,直径只有五米,也就是说,只有在这只血尸进入网以后,我和张天才可以逃出去,不然以这只血尸的聪明劲,肯定会发现这里有陷阱。

张天这小子拿的血丹显然对这只血尸的重要性很大,它不管不顾的冲来。

看着它一点点的靠近,我心里也暗自数了起来。

三。

二。

一。

血尸在靠近我们后,用力跳起,向我俩扑了过来。

“跑。”我扯着张天的手就往回跑出了网,刚跑出来,我赶忙开口念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血尸已经快要冲出网的范围,好在我念得比较及时,血尸在红网边缘的时候,我已经念完咒语。

接着,地上的红网刷的一声,竟然窜起来,死死的裹住了血尸。

血尸让红网一裹,顿时倒在地上,然后拼死挣扎了起来。

“罗方,赶紧出来帮忙!”我开口大吼道,随后冲张天吩咐:“跑远点。”

罗方双手持着两柄匕首,已经冲了出来。

裹住血尸的网此时已经断裂一些,全是让血尸活生生挣断的。

罗方用右脚的膝盖,死死的压在血尸的脖子上,接着拿着匕首就往它的脑袋捅了上去。

噗呲一声,噗呲捅进了它的脑袋里面。

罗方又接连捅了三下,原本被罗方按在地上,凶神恶煞的血尸渐渐的没有了声息。

我原本还准备去帮忙,看罗方如此轻松的就解决掉了这只血尸,心里松了口气。

罗方脸上虽然带着疑惑,但也站了起来,向我走过来说:“赶紧找点东西,烧了它。”

“这个血尸捅几下就死了?”我有些奇怪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血尸。

突然,血尸的手指轻轻的动弹了一下,一般人在这大晚上,估计都看不到,但我在夜里看东西是很清晰的。

“小心,它还没死!”我赶忙大吼。

背对它的罗方赶紧回头。

血尸忽然伸开手,直接就撕烂了那张红线编制成的网子。

我心里猛惊,卧槽,这家伙怎么一下子就撕烂了网子。

随后一想,也对,之前看这家伙被罗方捅几下,我已经放松了警惕,网子上面附带的咒语已经消失,这只血尸自然能轻而易举的撕烂。

我此时不由怀疑起来,这家伙难不成是在撞死?

血尸浑身鲜血,虽然刚才被罗方按在地上,用匕首捅了几下,但也看不出上面区别,反正都是血。

它吼叫一声,冲着罗方就冲了上来。

罗方压根就没反应过来,被他扑倒在地上。

此时我也狂奔过去,可我距离他有五六米的距离,根本来不及帮忙。

我看着罗方被他按倒,心里也担心起来,要是这家伙给罗方脖子来一口,罗方岂不是得下地府报道去了。

但我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,这家伙按倒罗方后,一口咬在了罗方的裤兜上,然后撕烂他的裤兜,然后混合着罗方裤兜里面的东西一口就吞了下去。

“糟糕,这家伙把血丹吞下去了。”我忍不住骂道,罗方微微一愣,也反应过来,拿着匕首就朝着血尸的脖子捅去。

血尸也不躲不避。

匕首插进它的脖子后,它嘴里竟然发出诡异的笑容,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罗方。

它伸出手,朝着罗方的心脏位置就刺了过去。

罗方躺在地上,咬牙往旁边移动了一下,这只手插进了罗方的右胸,虽然避开了重要器官,但罗方依然是张开口,鲜血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。

我也跑到了边上,拿着金钱剑,拿出一张应元雷府运敕符,贴在金钱剑上后,念叨:“无上应元尊,统天三十六,九天普化中,化形十方界,神兵火急如律,敕!”

金钱剑上噼里啪啦的响起电光,我冲着这血尸的胸口就抽了上去。

啪的一声,血尸被我抽得飞出去,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。

我懒得管他,而是扶起罗方,焦急的问:“你小子没事吧,死不掉吧?”

罗方的右胸一个拳头大的窟窿正不断的涌出鲜血,我甚至还能看到里面的内脏。

“张老师,我要不要报警,找警察来帮忙。”远处的张天开口吼道。

“不需要,你赶紧跑,有多远跑多远。”我冲张天喊道。

张天听了我的话,也不犹豫,掉头就跑。

罗方脸色苍白,流了这么多血,我拿出黄纸就准备画符给他小子止血。

要知道符咒最初出现,可不仅仅只是用来抓鬼驱邪的,更多的是用来治病救人,这种止血的符咒我会两三种呢。

没想到罗方伸手拦住了我,说:“不用麻烦了。”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