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问问

妖气?方静身上怎么会有妖气呢。

我思索了一会开口对罗方说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还不简单?那女的是个妖。”罗方笑道:“不过这不关我事,行了,我和我客户还有事情要说,别来烦我。”

我点点头,回到了秦江他们饭桌上,但已经没有最开始高兴的情绪,心里忧心忡忡。

秦江奇怪的看着我问:“阿秀,你咋了,刚才和那个帅哥聊了几句,回来就一副死了老婆的脸色。”

“是不是他欺负你了,告诉你胖哥我,我揍他。”胖子看着罗方:“就他那种小白脸,你胖哥我一个可以打四五个。”

得了吧,光罗方一脚踹飞牛头阴司的本事,来几个胖子也不够他打的。

“没事,我身体有点不舒服,你们先吃饭,我先回去了。”我站起身,也不敢看方静。

心里也有些紧张。

一个朋友忽然得知她是妖怪,这种滋味,我心里就跟一个五味瓶被打破,心里异常的复杂。

我对方静一直挺有好感的,不是喜欢的那种好感,而是感觉秦江和她真的很般配,从心里为秦江高兴。

但现在该怎么办?

方静如果是妖怪,我肯定不能让秦江继续和她在一起,直接给秦江说:你媳妇是妖怪,老子要斩妖除魔,灭了她?

神经病吧,我要真这样做,第一时间肯定是换来秦江一顿揍。

我走出了餐馆,蹲在门口,想了想,拿起电话,给孙小鹏打了过去。

“喂,阿秀,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,想我了?”孙小鹏笑嘻嘻的在电话那头问。

“不是。”我说: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接着我把方静的事情给孙小鹏说了一遍。

“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打电话问问你。”我说道。

“妖怪?我擦,你那叫秦江的兄弟运气够好的啊。”孙小鹏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:“罗方也是,告诉你干啥,搞得你这么烦,偷偷摸摸赶走这只妖怪不就得了。”

“别废话,我是问你现在该怎么解决。”我说。

“这种事情需要问我吗?人妖恋?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,你等会要到这个妖怪的电话,晚上约她出来,搞清楚她的目的,如果是想要吸食你兄弟阳气,那我俩就直接收拾她,但如果只是喜欢你兄弟,谈恋爱,那么赶走她就可以了。”孙小鹏道:“我马上过来,在师范大学门口等我。”

“恩。”我点点头,挂断电话,方静的手机号码我倒是有。

这件事情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一点都不能耽搁,我赶忙回到了学校大门等了起来。

孙小鹏来到我们学校门口的时候,恰好是上午十一点,太阳火辣辣的毒。

他穿着一件黄色的T恤,叼着根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。

孙小鹏走上来就笑着说:“你的意思呢?”

“我的意思?”我想了想说:“我他娘的有办法,还找你?逗比玩意。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孙小鹏点点头:“什么都别说了,等会约那妖怪出来,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不就知道了?”

随后我跟孙小鹏在校园门口找了一家奶茶店坐下。

“喂,我说,你们学校门口美女真多。”孙小鹏眼睛放光的和我坐着说:“不然我也到你们学校读一下大学?”

“千万别,你这猥琐德行,到大学里面就得不务正业。”我赶忙劝说。

“哎呦卧槽,看不起我是不是,你在学校就务了正业吗?”孙小鹏不满的说。

“真别说,哥们我读大学可不是为了泡妞,是以后要当人民教师,为人民服务的,和你这种思想混杂的家伙怎么比?”我笑道。

“你是压根泡不到吧。”

就这样闲聊到了一点钟,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拿起手机拨通了方静的电话。

“喂?请问哪位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方静的声音。

“喂,方静,你回去了吗?”

“恩,我已经回学校了。”

“那个秦江让我来给你一个定情信物,他这小子脸皮薄,你到华天大厦负二楼停车场来拿一下可以吗?”

原本我也是试试,这样约一个女孩子到阴暗的停车场,大多数都会拒绝吧,没想到的是方静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之所以约在负二楼的停车场,也是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段,那里人少。

我见约好,冲着孙小鹏点点头,然后我俩一起走出奶茶店。

华天大厦是一栋办公楼,距离方静她的学校并不远,我跟孙小鹏打车来到华天大厦大门后,走进了停车场。

负二楼的停车场光线有些暗,还特别大。

一般人习惯都会停在负一楼的停车场,所以负二楼的车并不多。

“我先藏起来。”孙小鹏对我说:“不过你要记得,不能闹僵,就算是闹僵,最好也不要动手,我俩只是来搞清楚她的目的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我点头。

孙小鹏见我点头,就躲到了一辆车的后面。

又过了没多久,方静就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。

她穿着白色连衣裙,文文静静的,走到我面前,笑着问:“秦江怎么忽然想起来要给我定情信物。”

我站在方静面前,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。

难道学着电视里面那样大喝一声,说:原来你是妖怪,老子今天要斩妖除魔?

“那个,方静,我就是有个问题要问问你。”我尴尬的问:“你是妖吧?”

方静脸色平平静静,听了我的话后一丝变化都没有,她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承认了。

我深吸了口气:“这个,实不相瞒,我其实是一个猎妖师,之前听朋友说起你是妖,就叫你出来问问。”

“仅仅只是问问这么简单吗?”方静说完,她左边的脸变成了无数的花瓣,看起来恐怖得很。

冷静,冷静,我心里不断的默念。

“我知道,你是担心我害了秦江吧?”方静眼神真切的看着我问。

我不可置否的点点头。

“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。”方静对我说:“我从来没有要害他的心思。”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