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威胁

这两位阴司,其中一个牛头人身,样貌上很像牛总兵,但也有些不一样。

牛总兵足足有五米的身高,可这只牛头阴司却只有普通人身高,而且还穿着一身古代捕快服饰,腰间別着一把刀。

而另一个,却是马脸人身,也穿着古时候的捕快服饰。

他们二人出来,看到我们后,眉头皱起,马面阴司拿出一个黑色的小册子,看一眼后,对地上的纪权说:“纪权,阳寿已尽,抓拿。”

牛头阴司手中出现了一副黑色的铁链,就往前走。

他们好像没有看到我们一样。

罗方冲孙小鹏使了个颜色,孙小鹏赶忙贱笑走上前说:“两位阴司老爷,且慢,且慢。”

“阴司办案,闲人回避。”牛头阴司瞪了孙小鹏一眼,口气中带着不满。

它的声音很沙哑,就跟人几天没喝水一样。

“没,这纪权啊,说起来挺可怜的,爹妈死得早,现如今只剩下一个老太太留在阳间,你们这样就拿走了他的魂魄,这有些说不过去吧。”孙小鹏道:“不如我去请老太太过来见他孙子最后一面,再带走他的魂魄?”

拖延时间。

这借口也找得太敷衍了吧,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

这两位阴司虽然模样是畜生,但智商可不会低,毕竟出来行走阳间,抓拿恶鬼的角色,智商低早被人玩死了。

“滚开。”牛头阴司推开孙小鹏。

“哎呦,你推我,你知道我谁么,我只是和你讲道理,阴司就可以动手打人吗?”孙小鹏直接往地上一趟:“打死人了,阴司打人了。”

这。

我无语的看着地上打滚的孙小鹏,这又是玩的哪出啊?

牛头阴司根本不理睬孙小鹏,往纪权走去,忽然,站在一旁的罗方手搭在了牛头阴司的肩膀上:“喂,打了我朋友,这样就算了?”

我看到这,才算是明白了。

我们出手总得有个名义吧?阻拦阴司办案?这种事情我们是不占理的。

所以就算是耍无赖,也要另外找个借口,目前这个借口就来了呗。

孙小鹏被阴司打了,罗方为朋友仗义出手。

换个场景,妥妥的就是懦弱少年遇霸道牛头,惨遭欺凌,朋友拔刀相助的正能量情景。

但目前这情况。

其实说实在的,人的生死其实我们不应该插手,就算是我也明白,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是极其错误的,无奈想到老太太那可怜的眼神,心里总是会想出手帮忙。

“罗方,我好疼,疼死我了。”孙小鹏的演技真是淋漓尽致,此时躺在地上,不断挣扎,那副模样,就跟快挂了一样。

“不要和他们废话了,收拾了他们,我们锁魂离开。”后面的马面阴司开口道。

“咦,你是说要收拾我吗?”罗方脸上挂起微笑,看向了马面,随后一脚冲牛头的胸口踹去。

砰的一声,牛头就飞了出去。

阿西吧?

什么玩意。

牛头摔在地上,脸色露出惊慌说:“这么厉害?”

“封门。”罗方道。

孙小鹏手中出现了一道符,他念道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随后丢进那道漩涡中,符丢进漩涡后,漩涡竟然缓缓消失不见。

“你的本事不简单,何必为了这么一位普通人和我们阴司对上?”马面倒还很淡定,看着罗方:“我们俩只是普通的阴司,你能对付我们二人并不奇怪,但就这样得罪地府,值得吗?”

“我也并不想和两位结怨。”罗方手中出现了他的匕首:“大家一起坐下好好聊聊不就行了,比如你们拘走纪权的魂魄,结果半路中却丢失,让纪权多活两年,再领走他,如何?”

“丢失魂魄?你知道后果多严重吗。”马面脸上有些愤怒:“我俩会被关进无间地狱,受苦十年!”

“受苦十年总比丢了小命好。”罗方说。

牛头缓缓站起来:“你这是在吓我们?”

“不,你搞错了,我不是吓你们,我是在恐吓你们。”罗方脸色冰冷的说:“受苦十年之后,还能继续做这份阴司的美差,可现在被我打得魂飞魄散,多亏,是吧?”

“你这么确定能杀了我二人?要知道,我二人随便离开一个,你们的后果很恐怖的,为了一个普通人,值得?”马面冷冷的道。

“不值得。”罗方说:“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难道现在让二位带走纪权的魂魄,你们就会绕过我们?你们这些阴司一向有仇报仇,可没有宽宏大量的说法。”

“另外就算地府知道我们事情后,你们也拿我们没办法。”罗方指着还在地上打滚的孙小鹏:“他的身份,你们可以查到,自己看吧。”

马面听后,看向了他手中的小册子,过了足足一分钟,他才抬起头问:“你想怎么办?”

成了。

罗方和马面交涉的时候,我心一直都是提着的。

罗方虽然一脚踹飞了牛头,也有可能打过他们,但如果跑走一个,我们三人的后果就严重了。

要明白,这和当初唐雪的性质是不一样的。

唐雪的事情是因为夜游神私心太重,根本就不敢把事情闹大,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一旦曝光,后果可想而知、

没想到的是,一开始如此坚持的马面,一听罗方提及孙小鹏的身份,竟然妥协了。

我不由得看向了地上躺着的孙小鹏,这小子还有别的身份?

“事情简单,就像我之前说的,让地府在生死簿勾了这小子的命,但谎称魂魄丢失。”罗方说:“没问题吧。”

“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马面道:“并不是我威胁你们,这和我地府的威胁无关,勾了生死簿,让这小子魂魄继续呆在身体里面,这种事情,你们也敢做?”

“开门,让他们离开吧。”罗方并不想继续说话。

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孙小鹏从地上跳起来,拍了拍屁股,手里掐诀念道:“敕。”

那道漩涡又重新出现。

马面阴司深邃的看了罗方一眼:“后果自负。”

说完,他就走进了漩涡中,而牛头也恶狠狠的瞪了罗方一眼,走进漩涡。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