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得罪阴倌

我一板砖拍上去,这个叫王伟的孙子,额头鲜血流了出来,他惊恐的看着我:“你,你,你敢打我?”

“你他妈疯了!”燕北寻冲上来,冲我骂道:“我不是告诉你,这事不能管吗?”

“大舅哥,你也太怂了,这孙子让你说得这么厉害,老子不也一板砖把他干倒了?”我白了燕北寻一眼。

还以为这个叫王伟的多厉害呢,阴司正神在阳间的代言,结果还是吃不了哥们我一板砖。

“好,好,你们等着。”王伟从地上爬起来,转身就跑。

“你闯大祸了!”燕北寻使劲的跺了一下脚说:“你知道得罪这家伙后果多严重吗?”

“多严重我不也把他揍了?”我耸了耸肩,我倒感觉没啥大不了了。

燕北寻看了一眼旁边无助的唐雪,说:“上车。”

我们三人上车后,燕北寻一边开车离开,一边说:“阿秀,你是不了解阴倌这个职位。”

“我先告诉你吧,你们普遍所知道阴间勾魂的是黑白无常,牛头马面对吧?”燕北寻说:“善人由黑白无常勾魂,恶人一般由牛头马面勾魂。”

“兽类一般由,豹尾,这个阴司来勾魂,水中的动物,是由阴司鱼鳃来勾魂,昆虫类的是由黄蜂来勾。”燕北寻说:“一般来说,阴司都是各司其职,不会越界勾魂。”

“而除了这些勾魂阴司之外,还有就是日夜游神。”燕北寻说:“日夜游神其实在阴司里面实力并不算强,算是阴间特务,是巡查人间的阴司神官,但经常打小报告,以此祸害百姓。”

“日夜游神毕竟是阴司,一般不会到阳间来,所以便有了阴倌。”燕北寻说:“你听说过东北的出马弟子吧?”

我点点头。

燕北寻继续说:“出马弟子其实就是拜妖怪为师,然后可以使用妖怪的一些能力,以此来除魔卫道,而阴倌和出马弟子差不多,刚才那个叫王伟的,可以使用夜游神的一些能力,然后可以联系夜游神。”

“阴倌这种官,没啥大本事,但是祸害人,却厉害得很,他只需要告诉夜游神,哪个人是恶人,夜游神再把这件事情上报,那么就这个人就会被减寿,严重一些的,甚至直接派阴司勾活魂,让你在地府受罪几年,然后再放你回来。”燕北寻说:“明白了吗?”

我听后,心里也有些担心:“受罪几年?”

“地府一年,阳间一天,在外人看来,你不过是晕过去几天罢了。”燕北寻说:“古时候就经常有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“所以刚才我这么使劲拦着你,不是日夜游神多厉害,而是因为他们是小人,俗话说,宁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就是这个道理,他们要是给你找麻烦,可不是一般的严重。”

“那我现在怎么办?”我听到这,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。

燕北寻瞪了我一眼:“还能怎么办?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。”

坐在后面的唐雪开口问:“道长,那我应该怎么办?我没有得罪夜游神啊。”

“事情很简单,那王伟肯定是看你长得漂亮,想让你嫁给夜游神,他好讨好夜游神。”燕北寻说。

唐雪听后,脸色难看的说:“我一个活人,怎么和阴司结婚?”

“你活着不能结婚,死了不就方便了?”燕北寻说。

“地府都不讲法律的吗?”唐雪咬牙问。

“法律?讲啊,但是你一个普通人,拿什么去和人家夜游神讲法律,他就是杀了你,人家阎罗王都不一定知道的。”燕北寻抓了抓头发:“妈的,早知道今天会遇到这种事情,打死不带你到这火葬场来了。”

我心里也有些担忧。

“唐小姐,这几天,你就不要回家了,既然这事已经闹起来了,那也没办法,到我那里去住吧,发生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。”燕北寻说道。

唐雪一脸惊喜,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接着,燕北寻就说:“阿秀,你也不用太担心了,夜游神其实最让人头疼的是他的身份,他本事并不算是很大。”

“这怎么说?”我奇怪的问。

“我打个比喻,黑白无常你肯定耳熟能详吧?”燕北寻说:“如果把地府比作一个市,那么黑白无常就是公安局局长,而这个夜游神,最多算是一个警员组组长,连派出所所长都算不上。”

“夜游神的相关记载挺多,本事不算厉害,只比普通的鬼差厉害一点,但让人头疼的是他的身份,阴司正神。”燕北寻说:“比如我打死了一个鬼差,那么,这个鬼差最多算是个临时工,虽然麻烦,但也能解决,但夜游神,就相当于是真正的警员。”

“临时工和有真正身份的阴司正神,是有区别的。”燕北寻抓了抓头发:“到时候看吧。”

说着,车子已经回到了中药铺,进入中药铺后,燕北寻抱了一床被褥在一楼的沙发上说:“唐小姐,你目前就在沙发上将就一下。”

“我不能跟你们在一个屋吗?我怕会遇到危险。”唐雪开口说。

燕北寻道:“男女有别,如果有什么事情,就大声叫,我和张秀会第一时间下来的。”

说完,燕北寻就带着我上楼了,等到了二楼。

燕北寻指着祖师爷的铜像:“去,给祖师爷上香,认错。”

“认错?”我奇怪的问。

“我们猎妖师虽然不是阴阳先生,但也是吃阴间饭的差事,不管怎么说,得罪阴司,都是错。”燕北寻说完,就躺在沙发上,拿出手机,继续看电视起来。

我拿起一炷香,走到祖师爷的铜像面前,点燃一炷香,想了想,我扣了三个响头,上好香说:“祖师爷,今天得罪那个阴倌,我认为没错,妈的,学道术,要是看到有人被阴司欺负,就不敢出手,那这种道术,学来有什么用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忽然,我听到耳边传来笑声,我左右看了看,周围并没有人,而燕北寻也拿着手机,好像并没有听到笑声。

我心里一喜,说:“祖师爷,你笑了,那就是认为我今天没做错了?”

喜欢最后一个阴阳先生请大家收藏:()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