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7章 终(2)

“那一战我们胜了,冥王形神俱灭,不过,我们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”朱雀不敌我再三追问,丧气的说道:“你爷爷,祖师爷,你娘,都随着冥王去了。”

果然是我娘,我没有看错,朱雀告诉我,在我支撑不住的时候,消失多年的我娘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,进入了我的身体。

我娘本为天生地长的仙葩所孕,是灵山古神临去之前留在花心处的精元,被灵气滋养万年所生,与古神同宗同源,暂代了一魂,三十六魂集齐,合为一体,爆发出无上了神威,这才打败了太虚冥王。

而太虚冥王之所以在其他古神故去后,数千载还坚持活着,神力不散,是因为他汲取了整个太虚的灵力成全了自己,像灵山那种钟灵秀美,气象万千的神山,被他抽取了灵气后已经变成了一片荒芜,朱雀真是费了不少功夫,才在太虚找到这样一片净土供我休养。我也才知道,我从昏迷到现在,已过半月有余。

至于太虚冥王的手下,说来不过是臣服在他的神威之下,对其作为敢怒不敢言,冥王一倒,他们作鸟兽散,战争自然就止了,不过,我们带来的五界之兵还是损失了不少。

再就是青龙、白虎、玄武,他们三个虽未丢了性命,却伤的及重,已经被灵山后辈带回灵山洞府休养。

再就是黑爷爷,这家伙特别惨,自从当年受伤后,就不知哪儿出了问题,伤的重了便失了本体,这次没被冥王一掌拍死,却也是拍掉了半条命,刚刚恢复没有多久的真龙身没了,化成了一条黑不溜秋的半大蛇,还是昏迷的,被青龙授意一并带回了灵山,再醒来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。

我又小心翼翼的问及胖子和贼猫,记忆中他俩伤的不轻。

朱雀说,战斗结束后,胖子就被那树下仙带走了,走的匆忙,只知其浑身是血,昏迷不醒,不知其是死是活,至于贼猫,他找遍了整个战场都没找到,不知是不是被冥王直接打了个烟消云散。

最后是我二叔,毒老头,张老道他们,他们三人滑溜的紧,大战之时是打得过的打,打不过就躲,一战下来三人也只是受了些伤,倒无性命之忧,战争结束之后,三人就结伴离开了。

而在那场大战中唯一没受到波及的就是灵蛊,那家伙压根就没怎么参与战斗,脑子里只惦记着寻宝了,冥王再如何贪婪,这里终究是广褒无垠的太虚,天材地宝只要下功夫,总会寻得一些的。

说到二叔、胖子他们的离开,我问朱雀,通天路,六道轮回在冥王死后都已经恢复了吗?

朱雀摇头,说三十六魂在散去之前,以余力炼化青铜巨棺,补了通天路,使太虚与六界之间唯一的通道恢复,但,轮回依旧不全,三十六魂太过虚弱,六道灵力稀薄,轮回如旧,难以修复。

“我们做了这么多,终究还是无力回天。”我长叹。

朱雀又劝我,说,你爷爷不是说过吗,三十六魂归于混沌并非逝去,魂魄犹在,正如轮回不息,终究会迎来新的重生,说不定哪一天,混沌母气之中又会有古神走出来,重新修复轮回,制定天地大道秩序,届时,六界必会重现当年之胜景。

希望如此吧,不过,天地孕神,又谈何容易。

我活动了一下疼痛的身体,环顾四下,问朱雀,“怎样才能离开太虚?”

“你要走?”朱雀有些意外。

我点头,“这里本就不属于我,而今事了,我也该回去,过本该属于自己的生活了。”

“你若留下,我们可以想办法使你提升修为,你原为三十六魂之主,又曾集三十六魂为一身,浑身关窍皆通,修炼起来比常人容易太多,若肯留在太虚,经高人指点,假以时日,不是不可以重现你爷爷当年的盛况。”朱雀说。

我摇头,“当日走上修炼之路实属赶鸭子上架,我亦不想成为什么高人。”

“可你要知道,当年你的身体为承载三十六魂,已然被你爷爷与祖师爷做了手脚,而今你魂魄不全,若不走修炼之路执意回人间,百年之后只会落个烟消云散的下场,我请求你留下,一来是受你爷爷所托,二来,你是我们灵山女神之子,你理应留在灵山。”

我再次摇头,“世间有我尘缘未了,贼猫、胖子生死未卜,我要去寻他们。我二叔,毒老头,他们尚在人间,年老后亦需我照顾,再就是,我想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。”

朱雀见我去意已决,叹道:“罢了,大不了待你年老之时,我等前去人间界接引你,保你一魂不散吧。”

我说:“届时就随你吧。不过,你记得转告黑爷爷,他伤好后我人间寻我。”我已经习惯了黑爷爷在身边,少了他,总觉得生命中被抽离了一些东西。

朱雀点头,“我会转告他,不过他去与不去,就不是我能左右了。”

我轻笑,心说,这太虚,哪有人间界好,以我对黑爷爷的了解,他醒来后,新鲜劲一过,必然是要走的。

“那我送你。”朱雀说。

就这样,我离开了太虚。

我先去了夹子沟,回了家,家里空荡荡了,与那天我与爷爷离开时一样。我又去了毒老头家,他家大门紧锁,显然二叔他们没有回来过。

没有停留,我回了亦斋,屋内,桌上,我看到了一张纸条,是张老道所书:“小子,我们安好,勿挂。”

拿着那张纸条,我松了一口气,“我们”二字,无疑包括了二叔和毒老头。这几个老家伙,没事不老老实实在家待着,去哪儿了呢?

又一想,他们三根老油条,滑溜的很,不管去哪儿,该都不用我挂心。

在亦斋休息了一天,隔天,我坐车去了胖子的老家,通过芦苇荡,进了地下暗河,游过暗河,想顺着曾经我跟胖子走过的路,再寻那树下仙,打探胖子的下落。

可是很失望,我不仅没找到树下仙,就连我们曾经走过的轮回路都不见了,太虚冥王死去,三十六魂归于混沌后,世间有些东西,似乎也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。

带着失望我重新回到了亦斋,清扫了一番,久不开门的亦斋重新营业了。

是的,我决定继续经营亦斋,尽我所学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除此之外,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特长,能做些什么,这样,我顺便还可以等着胖子,等着黑爷爷,等着贼猫的归来。

亦斋的生意很清闲,许多时候,半月都没有一个人上门,我也不急,守在店里那台旧电脑前上网、打牌,实在闲的紧了,也会锁了门四处走走,我喜欢去无人的荒野,喜欢去灵气氤氲的名山大川,深山老林,我想碰到一只妖,问他们有没有去过太虚,见没见到他们的妖王?

三年间,我走过很多地方,妖也见了不少,却无一只知道贼猫的下落。

三年,黑爷爷没回来,胖子也没回来,倒是二叔他们回来过几次,有时住上一段时间,有时很快又走了,问及他们在做什么,说是三人做了游方先生,准备有生之年走遍五湖四海,游遍大好河川,顺便积累功德,待到六道轮回恢复之时,他们也能脱得凡胎,到仙玄界去体验体验。

他们说的半真半假,我也是听听便罢,随他们高兴去。

日子这么不咸不淡的又过了半年,忽然一天,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而入,嘿道:“胖爷我不在,这生意就是不景气呀,怎么?想胖爷没?”

我兀自起身,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,朝思暮想的人,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,“胖子,你丫总算是回来了,这些年,你去了哪儿?”

“能去哪儿?被那老头关着疗伤呢,这三年,可憋死我了,这次我好不容易偷偷跑了出来,再也不回去了。”胖子说着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道:“有吃的没?那死老头逼着我吃了三年的药,我这嘴里能淡出个鸟来。”

“有。”我急忙说道,“我带你去下馆子。”

说起经营,胖子确实比我有方法,自打他回来后,亦斋较于之前忙碌了起来,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从前,却又有些不一样了,从前碍于身份,我身上有责任,有些事是非做不可,现在却是随心随意,加上我俩经历了那么多,道行大增,处理过一些棘手的事件之后,名气也跟着涨了起来。

这样一晃又是一年有余,这天,我跟胖子晚归,却见亦斋内隔门透着光。

该是二叔他们回来了吧?我心说着,推门而入,确实见二叔、毒老头、张老道,三人皆在,这三个老家伙,几年过去,精神愈发的好了,一个个红光满面,也不知道这些年在外面捞了多少好处。

“喵……”

正待我准备开口与三个老家伙打招呼的时候,耳中忽然就听一声喵叫,我身躯一阵,循声望去,但见桌子下面不知何时多了一直浑身漆黑的黑猫。

“这……一贼!”

我激动的冲着黑猫喊了一嗓子,错不了,是贼猫,这家伙终于回来了!

我激动的扑将上去,想把他抱入怀了,却不想黑猫敏捷的后退,夺过我,尾巴直直的竖起,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我,一副受惊的样子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它……它是你们带回来的?他不是贼猫?”我环顾三个老家伙,问道。

“他是。”张老道抓过黑猫,将其抱在怀里,分开其脖颈处的绒毛,我发现,在其脖子上有一个伤疤。再仔细看,那不是伤疤,而是一块椭圆形的印记,那印记有些眼熟,我蹙眉思索片刻,脑中一动,激动道:“这是妖王令?!”

张老头点头道:“没错,是妖王令,凭借这块妖王令与这副模样,这就是一贼无疑了,只是他失了心智,不记得我们了,想是那日伤的重了,我们几年苦寻终于寻到了他,将它带了回来。”

“不打紧,命在,王令在,何愁再开心智。”我说着,抱过张老道怀中的黑猫,轻轻在其脖颈处抚摸,心中一抹柔软,再次被触动。

黑猫机灵,见我并无恶意,冲着我瞄叫了两声。

自那之后,我跟胖子再出去,身边就多了一只玄猫。

玄猫回家,黑爷爷的归来想也不远了吧。

喜欢寻尸人请大家收藏:()寻尸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