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2章 飞升证道

“鞅令之,若是我死了,这结界便无人能解,因为这个结界是我用神魂祭炼!显初哥哥,原谅灵儿不能继续陪着你修道,灵儿会在另一个世界等着你,显初哥哥……你要好好的……”

虚空中,荡漾着灵儿的声音,当最后一道声音传出,我彻底崩溃了,双手抱头,痛苦的跪在地上,为什么不好的事情接踵而至?先是虚老,后是灵儿,为什么一下子全来了?这让我如何承受得了……“灵儿!!”我仰天长啸,撕心裂肺的呼喊了一声,可是回应我的,仅仅是虚无的空气,而灵儿,似乎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了。

“都怪我,都怪我不该让你出来帮我,不然你就不会死了,灵儿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我突然抬起头,哭喊着叫道:“天啊!求求你把灵儿还给我,求求你……呜呜呜……灵儿!!”

“既然你们不忍别离,那你别难过了,本尊就送你去见你的灵儿吧!”

就在此刻,只见鞅令之轰然拍出一道巨大的暗黑漩涡,其中的魔气浩瀚无边,隔老远,便是感应到其中所蕴藏的毁灭之力是多么的恐怖!我伸手抓住神魔之剑,一步步站起身,看着灵儿死后所凝实的结界,我眼含热泪,喃喃自语道:“灵儿,我会为你报仇的!若是我死了,我们就能团聚了!”

“鞅令之,我李显初今日要除魔卫道,誓杀你这个狗贼!!”

我怒声暴喝,挥手举起神魔之剑,但觉得体内的纯阳之气,滚滚如洪流一般涌向剑身之中,而神魔二气,轰然爆发而出,一道高约百丈的巨大剑影,轰然出现,随之,我毫不客气的举起神魔之剑,猛地向对面的暗黑漩涡,以及鞅令之劈了下去!这一剑,是毁灭之力,这一剑,是了断前缘,这一剑,是正魔明断……

“轰!”

就在神魔之剑将那暗黑漩涡劈开的刹那,只见对面的鞅令之竟然化为一道暗黑之气,飘然退了开去,而强大的神魔剑气,竟是应声将对面的山峰,劈开成了两半。这一刻,那裂开的山峰下面,陡然蹿出一道刺眼的七色玄光,而玄光在直达九霄的刹那,竟是滴溜溜一转,凭空形成一道莲花模样的唯美漩涡,漩涡不断的盘旋,似乎要将一切都吞噬在内。

然而,我却不这么认为,因为我分明看到了漩涡内,出现的一幅幅奇异的画面,六道众生轮回往复的实相,以及三界各类的画面,我的心念一动,过去,现在,未来,一切的一切,尽皆在那漩涡之中呈现出来。三界众生,似乎都在被七情六欲所困,他们皆沉醉在其中,而无法自拔,倒是有着一些逍遥的神仙,对着他们摇头叹息。

难道,难道这就是……就是祖师信物,天地秘鉴?

我明白了,天地秘鉴,泄尽天机,包罗万象,以此为信,故而祖师创立了茅山派。嗯,没错,这一定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天地秘鉴!只不过起初我们都不知道所谓的祖师信物是什么样子,而天地秘鉴究竟是何物,现在我知道了,这不是什么物体,只是一件让人依止道门正法而起信的凭证。

“哈哈哈……果然是天地秘鉴,待本尊得到里面的法力,便能立即成就天魔之位了,到时本尊必将君临三界!”

鞅令之狂笑着,肆意的狂笑着,但不多时,他突然扭回头,冷冷的注视着我:“你们以为本尊是来送死的?你们以为那区区一道屏障就能永远困住本尊吗?你们错了,李显初,本尊故意引你斗法,无非就是想借你那神魔之剑的威灵之力,震开那压在天地秘鉴上面的山峰,因为邪魔之力是打不开仙穹之力的,你果然中计,待本尊得到天地秘鉴里面的法力,再将你如同蚂蚁一般捏死!”

原来鞅令之到了现在还在利用我,原来他迟迟不肯杀死虚老,而是让虚老等着我到来,为的,便是现在我帮他打开仙穹之力所封印的山峰。我狠狠的咬了咬牙,气极反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“李显初,你笑什么?不准笑!”

鞅令之突然怒声喝斥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笑?鞅令之,枉费你这么辛苦的找到我们茅山派的祖师信物,那你可知道此物的意义所在?既然你想得到里面的法力,那你倒是去啊!你放心,我不会再阻止你了,这天地秘鉴,你若是想得到,便拿去吧!”

我一脸不屑的盯着鞅令之,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。

“嗯?你,你什么意思?哼!李显初,现如今魔长道消,你们正道的气数已尽,你还想玩什么花样?”

鞅令之一脸错愕的盯着我,随即同样不屑的怒道:“本尊偏偏不上你的当,这天地秘鉴,本尊志在必得!”说罢,但见鞅令之挥手一翻,一团巨大的暗黑漩涡,顿时成形,紧接着,鞅令之用力将其砸进天地秘鉴之中,可就在那暗黑漩涡暴冲而下的同时,只见其下的气色玄光,摧枯拉朽般,将那暗黑魔气,一一净化,最终,整个暗黑漩涡,还未到天地秘鉴之中,便已经消散无踪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鞅令之惊恐的大叫起来:“不可能的!不可能的!”说着,鞅令之接连向那天地秘鉴之中拍出一道道浩瀚的暗黑漩涡,但无一例外,尽皆被其中的七色玄光所净化,魔气变成道气,道气长存!

“鞅令之,你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这天地秘鉴,乃是我们正道传承的信物,乃是三界众生轮回的实相,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天地秘鉴是什么,就冒冒失失的跑来吸什么法力,我看你吸来吸去,一路借助别人成就现在的至尊魔罗,已经迷失的本性,这天地秘鉴,你是得不到的!”

我冷笑着说道,说完,仗剑而立,静静的看着鞅令之。

“不可能!不可能!李显初,你又想骗我!”

鞅令之方寸大乱,在大叫声中,轰然双手托举而上,就在他的双手之间,凝聚出一道气势庞大到极致的暗黑漩涡,仿佛世间所有的魔气,都已经被他收拢在双手之中,紧接着,鞅令之轰然向我掷来,那巨大的暗黑漩涡,如同一朵暗黑色的莲花,一点一点的向我暴冲而至,看到这里,我急忙挥剑迎上,可此刻,鞅令之仰头大笑起来:“李显初,不可否认你的修为已经今非昔比,但是你若想胜了本尊,还差点,这朵至尊黑莲,便是送你去见你的灵儿的,哈哈哈……”

闻言,我再想逃离已经来不及了,只得硬着脖子挥起神魔之剑,然而还未等神魔之剑临近那至尊黑莲,我便是感应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,紧接着便是脚下不稳,紧接着……整个人带着神魔之剑,轰然被那黑莲吸了进去。眼前先是一道强烈的黑色烈风呼啸来去,其中更是有着万千薄刃,似乎要将我千刀万剐一般,我脚下不稳,体内的纯阳之气似乎完全被这黑莲的强大魔气所压制,根本无法施展出来。

先是身上的衣服,一块一块的被削了去,紧接着是皮肉,出现一条条血迹斑斑的伤口,而我腰间悬挂的黄布袋,轰然被击散,里面的一切,尽数化为灰烬。我惊恐的叫道:“五鬼!”连同炼妖壶在内,以及炼妖壶内的五鬼,似乎全部化为齑粉了。我咬紧牙关,怒声叫道:“鞅令之,我和你拼……嗯?那是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我突然看到三枚拳头大小的奇异珠子,皆是闪耀着夺目的七色玄光,那是……另外两枚我倒是知道,但最后一枚……难道就是初七师兄托师父赠予我的礼物?那礼物,竟然就是天地人三枚玄珠中的其中一枚珠子?当三枚玄珠出现的刹那,四周的黑色烈风,似乎刹那间静止了,而三枚玄珠缓缓浮现在我的头顶上方,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组合,紧接着,每一枚玄珠之中,皆是闪耀出一道七色玄光,三道玄光轰然将三枚玄珠连在一起。

当一道巨大的七色玄光,自三枚玄珠之中爆发而出,我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一般,动也不能动弹分毫,眼睁睁看着那巨大的七色玄光,一股脑的自我的上丹田钻进我的身体,直到光芒彻底与我的肉身融合在一处,这一刻,我感觉我几乎要爆炸了一般!

“啊!”

我痛苦的强撑着,可那三枚玄珠之中所蕴藏的无上法力,实在是太过强大,不多时,我终于放下了挣扎,任凭我的肉身在一点一点的变大,直到……极限!

甚至于,肉身的毁灭,刹那间,我的内心一片空灵,而周遭之内,至尊黑莲,以及整个洞天福地,乃至周天万物,似乎都映入了我的眼帘,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它们的原始本末,此时此刻,我似乎和整个天地万物融为一体,周天万物就是我,我就是周天万物,那个肉身,那个具备生灭的躯壳,已经彻底幻灭。

我恍然大悟,原来三枚玄珠,是为了化解我内心最后的一道执着,乃是对“我”的执着,我一直苦撑,一直拼命的想要留着那些我原以为的美好,但世间一切的美丑善恶,最终都将会起伏消长,乃至化为尘土。

“只有天地间的浩然正气,才能长存不灭!”

我淡淡的说着,伸手一抓,面前的至尊黑莲,轻易便被捏碎,而我自身的躯体,也变成了金光闪闪的法身真相。

当我再次看向鞅令之,心中却是再无一点仇恨,他对于我来说,仅仅是三界秩序的一个形成点而已,然而对面的鞅令之,却是用极其惊讶的目光,盯着我,死死的盯着我:“不可能!不可能的!李显初,我不相信你能够肉身成仙!你不可能做到的!”

“鞅令之,你说得没错,我的确没有成仙,但所谓的肉身,只不过是世人的一点执着罢了,只是世人被种种因缘障碍遮挡了慧眼,看不见道的存在,更看不到自己本来的面目。我仅仅是因缘成熟,侥幸过了这一关,而且,我已经将混元功法,修炼到大圆满之境,鞅令之,你没有机会再作恶了,也没有机会再成就所谓的天魔之境,到这里,结束吧……”

“你又想骗我!李显初,我杀了你!”

鞅令之痛苦的面容,扭曲的神色,变得越来越狰狞,越来越恐怖,身影一闪,便是带着无量的魔气,暴冲而来,但还未等他近得了我的身,那地上静静躺着的神魔之剑,便是呼啸而起,眨眼穿透了鞅令之的胸膛。随之,我伸手一摆,一道七色玄光轰然将那股浓郁不散的魔气,荡了开去。

而当鞅令之一头扎在地上,生机渐渐消散的刹那,依然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,我微微笑了笑,说道:“你罪孽深重,此次先破你魔气,再让你转入畜生道慢慢化解往昔所造的恶业,千百劫之后,戾气尽消,再转入人道,归于道门修习正法吧!”我挥手打出一道七色玄光,但见鞅令之体内的一道黑色亡魂,轰然被拍了出来,刚刚现身,便是“哧溜”一声钻进了地下,奔向十八层地狱的畜生道受苦去了。

“清阳而生,阴浊而降,天地同存,万法归宗!”

我淡淡的呢喃一声,转而看向山脚下的天地秘鉴,不禁摇头道:“天机已泄,此天地秘鉴断不能遗落人间,乱了三界的秩序,嗯,既然我因缘成熟,那便由我,生祭了这天地秘鉴,灭掉世间之人的妄想执着吧!”还未动身,我突然出现在一处山洞跟前,看着虚老那惨白无血的面容,我静静的看了一会儿,接着淡淡的又道“此次你助我灭魔,功德无量,然而你前半生作孽太深,尘缘未断,还是将世间尘缘了结之后,再回上界吧。”

说罢,我挥手一拂,将虚老眉心间的血珠扫了去,屈指一弹,一缕七色玄关瞬间钻进了虚老的体内,将其周身的污浊之气,尽数驱散,与此同时,他的神魂,便是彻底与肉身融为一体。

淡然一笑,我转身来到了天地秘鉴的跟前,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天地秘鉴,往昔多少过失,多少遗憾,多少悲欢离合,都将在眼下,化为尘埃,而李显初这个名字,也将会在世间,彻底消失。我笑了,笑容上,挂着一滴金色的泪珠,我超脱了,不带走三界一粒尘埃。何以苦?何以甘?何以喜?何以悲?

我带着淡然的微笑,纵身跳进了天地秘鉴之中……

当我与天地秘鉴彻底融为一体,当天地秘鉴轰然消散,忽然间,远方竟是响起了一道悦耳的鹤唳之声,缓缓睁开双眼,我竟然发现我站在九霄之上的白云云端,而那天地秘鉴,而那世间的一切,都已经与我断了干系。仙鹤环绕,奏乐长鸣。

“哈哈哈……功德无量,功德无量啊……舍身卫道,堪为天者师、地者师、人者师,李显初,你已功德圆满,玉帝有旨,加封李显初为茅山天师!”

但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仙翁手持一道玉旨,笑容满面的向我宣读道,读完,老仙翁突然探个头:“李天师,还不谢恩吗?”

“臣,谢恩!”

我当即恭敬的叩拜行礼,双手接下玉旨,然而玉旨入手,只见我仙衣加身,仙泽大盛,周遭龙飞凤舞,仙鹤齐鸣,九天之上,尽皆同庆。

老仙翁立时笑着说道:“李天师,快随我面见玉帝吧,哈哈哈……”

“老仙翁,还请留步,我,我似乎还有些事情没有办……”

“哦?李天师所虑,难道不是他们吗?”

老仙翁闻言,随即笑着打了一记拂尘,瞬间,只见远处灵儿和五鬼一同现身,所谓的五鬼,现在应该称之为五仙童才对,他们都已经脱去了鬼气,变成了一个个可爱的小仙童,而灵儿,更是身披白色霞衣,俨然是成仙的迹象。老仙翁紧接着又笑道:“五仙童,还不速速抬着李天师和天师夫人一同随我前往三十三重天?”

与灵儿拱手为礼,随即相视一笑,而那阴阳轿,此刻倒也变成了仙轿,待我们上轿,五仙童一路欢快的抬着我们飞升上界!

——《全书完》——

喜欢茅山天师请大家收藏:()茅山天师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