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1章 神魔之争

瞬间来到东方天际一处秀丽的山头上面,此地仙气氤氲,金光四溢,我皱了皱眉头,大为不解的看向四周,为什么此地会有仙气?难道此地有仙人?想到此,我静静的将神识扩散而出,向着四面八方荡漾开去,然而一番探查下来,却并未感知到半点仙人的气息,相反,倒是有着一丝丝垂暮之气,愈加浓郁。

嗯?该不会是有人即将在此地羽化了吧?

心念一顿,我陡然睁大双眼,话语脱口而出:“虚老?虚老!你在哪里?!”不,不不,不会是虚老的,他才是真正的功参造化,世上之事,绝没有什么能够难得住他的,怎么会是虚老呢?而且虚老恢复修为之后,境界更上一层楼,就算是至尊魔罗,也未必就能轻易的要了他的命。

可现在这个时候,我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,而我的心,更是砰砰乱跳。

“显初……是你来了吗?”

突然,一道极其细微且虚弱到极点的苍老声音,幽幽的传了出来,我急忙扭头看去,脚下一动,顷刻出现在声源处,而映入眼帘的,不是别人,正是奄奄一息的虚老。虚老带着满身的血迹,以及苍白如纸的面容,安安静静的端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之中。他微闭双眼,我几乎能够感应到他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溃散,却不能凝聚一分一毫。

显而易见,虚老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,我的鼻尖一酸,略带几分哽咽:“虚老!我,我来了!我来晚了,呜呜呜……”我很想像个爷们一样忍住,但是在我面前的是虚老,是虚老啊……我还是没有忍住,痛哭起来。

“来了……就……就好……显初啊……我这把老骨头,能帮你做的,也就是这么多了,外面的仙泽乃是我毕生的修为所凝聚而成,一旦……一旦我不行了,那,那畜生就会攻上来……到时你的功德就……就做不成了……”

虚老说着此话,面色几乎一点变化都没有,而且眼睛也没有睁开过,但我知道,他不是不想睁开,也不是不想看到我,而是他,而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睁开了……“显初啊……你要记住,这是你最后一个大劫,你要……你要……你要渡……渡……”

“虚老!”

话还未说完,但见虚老的气息已经戛然而止,我痛苦的大喊一声,而就在这时,虚老的体内,飘然冒出一缕幽魂,就在那幽魂即将远去的刹那,我闪电般伸手将其抓住,哽咽着叫道:“虚老你不要走!虚老!我要救你!我要让你活过来!”刚欲有所动作,我突然扭头,狠狠的向那西方天际扫了一眼,随即将炼妖壶拿了出来,急急的叫道“灵儿!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!”

一道白光飘然而出,灵儿出现的刹那,更是惊恐的说道:“显初哥哥!虚老,虚老他怎么了?”

“灵儿,你先别问,我要想办法救虚老,你尽力挡住那鞅令之,呆我稳住虚老的神魂,再回头灭了他!”

我带着哭腔,咬牙切齿的将话说完,便是扭回头,紧紧盯着虚老的魂魄。

灵儿立时应承道:“显初哥哥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挡住鞅令之!”说完,但见灵儿身影一闪,化为一道白光消失无踪了。不多时,我便是感应到山外出现一道道凝聚成实质的结界出来,算是放下心来,可看到虚老的魂魄,我不禁错愕起来,按理说虚老为了正道而战,且能够有仙气庇佑,应该已经成就仙体了才对,可虚老现在的魂魄,却……

却并没有飞升的条件,甚至于会再度轮回人道,转世成人。这太奇怪了,若是如此,虚老这一生的修炼,岂不是白费了吗?不,不行,我要救虚老,我要让他活过来!

“神魂归位!”

我大喝一声,一掌将虚老的魂魄拍回到了他的体内,但刚一松手,但见他的魂魄竟然又自动离体,意欲远去,看到此处,我心头大惊,且伸手摸了摸虚老的手,他身上已经冷却,看样子无法再将魂魄聚合起来,这该怎么办?李显初啊李显初,你枉费了一身的修为,怎么连个将死之人都救不活呢?

将死……我忽然眼睛一亮,再度将虚老的魂魄拍回去,与此同时,伸手咬破中指,就在一滴金光闪闪的血珠出现时,我用力点向虚老的眉心,口中急急念道:“一点灵光照泥丸,十二神将安神灶,六丁六甲齐修功,庇佑真人回命宫!”安魂口诀念罢,我瞬间收回手,而此时,但见那一点金光闪闪的血珠,还在虚老的眉心压着,正是如此,他的魂魄勉强被与躯体合拢在一起。

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,如果不尽快让他的三魂七魄与肉身彻底融合,那么血珠的威灵之力一旦耗尽,虚老的魂魄还是会走的。接下来该怎么办?怎么办?!

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,一定要冷静下来想办法,千万不能着急,不能着急!

说着不着急,但我现在已经彻底乱了方寸,刚欲再做点什么,突然间,只听到外面的结界轰然坍塌,而一道白影更是如流星一般暴飞而来,我面色大惊,立时闪身接住了灵儿,且急急的问道:“灵儿!灵儿你没事吧?!”

此刻灵儿被一道重击,仙灵之体已经骤然虚弱淡化起来,且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,听到我的呼喊,灵儿艰难的睁开双眼,气息虚弱之极的开口说道:“显初哥哥,那……那鞅令之的修为实在太高了,我……我尽力了……”听到灵儿的话语,我不停的眼含热泪重重的点头,但还未等我回应出声,只见灵儿的仙灵之体,缓缓的透过我的双手,落在了地上。

“灵儿!灵儿!”

我惊叫着,忙弯身想要抱起灵儿虚幻的躯体,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,还是无法将其抱起来,而且她的躯体,已经越来越淡化,似乎,似乎即将香消玉殒。

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李显初,你来了?真是太好了,那个老东西实在是不够打,三两下就死了,而你的小女友,区区一道仙灵之体,根本没资格与本尊一战,而且她刚刚耗尽修为凝聚出的一道屏障,本以为能够阻止本尊,没曾想本尊仅仅动了根手指头,就把那屏障破解了,现在,就看你有没有能耐阻止本尊了!”

忽然间,一道巨浪滔天的魔气,如泰山压顶般,奔袭而来,魔气之中,正是那面目狰狞的鞅令之。可以感应到,他似乎已经完全将人间魔君的修为和他自身的修为融为一体,现在的他,已经彻底是至尊魔罗,距离天魔,也只差半步之遥。故而,虚老和灵儿无论做出怎样的努力,都是白费的。

我一把将紫阳剑取出,纵身飞掠上空,怒喝道:“鞅令之!你这个十恶不赦的畜生!不管怎么说,虚老都还是你的师父,你居然对他下如此毒手!不错,你是成为了至尊魔罗,还差半步之遥便能飞升天魔之境,可是这又有什么了不起?自古以来,邪不压正,诸天神灵,岂容你如此肆意妄为?!”

“哈哈哈……诸天神灵?李显初,难道你忘记他们不能下界干涉人间的承负法则的吗?只要本尊不离开这人间,谁又能奈我何?哈哈哈……李显初,不错嘛!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你的修为居然提升了这么多,不错不错,至少你有资格与本尊一战了!”

鞅令之接连冷笑,随之,毫无征兆的挥掌拍出一道暗黑漩涡出来,那漩涡撕裂着周遭的空气,几乎将空气一寸一寸的裂开成碎片,而其中那深不见底的魔气,似乎能够将世间的一切尽数吞噬。

与此同时,当那暗黑漩涡出现的刹那,我手中的紫阳剑,不,准确的说,应该是神魔之剑,剑身中的神魔二气,竟然意外的失衡,魔气不断的兴盛,将正神之气一点一点的压制,想来是这神魔之剑,正在吸纳对面的那些浓郁的魔气,才导致这种巨大的变故。想到此处,我轰然挥剑直劈过去,身影一闪便是来到了暗黑漩涡的跟前,挥剑直劈暗黑漩涡!

“嗡!”

一道正邪相互纠缠的浩瀚之气,应声炸开,形成一道道强横无匹的黑白涟漪出来,所过之处,那些俊秀的山峰,竟然是被拦腰截断,周遭之内,仿佛一时间塌陷了一般。我更是被那股强大的反震之力,生生逼得暴退了千余丈,连番挥剑劈向四周的山峰,凭借着一道道反弹力道,勉强稳住了身形。

然而这时,那远处的鞅令之一闪便是带着黑压压的魔气向我大兵压境。

“轰!!”

还未等我有所反应,对面即将暴冲而来的鞅令之,倒是先一步停住了脚步,他惊恐的向四周看去,而我也错愕的看了一眼四周,但见那早已被鞅令之震碎的结界,竟然在这一刻,再度凝聚而成,形成一道白茫茫的实质结界。看到这里,我连忙向灵儿所在的地方看了去,此刻,灵儿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,她的身影如同水面的倒影,飘忽不定,且淡化如同空气一般。

此时此刻,鞅令之暴跳如雷的大叫道:“死丫头!你做了什么?!你做了什么?!”

“不要啊!”

当我反应过来,却是看到鞅令之挥手拍出一道暗黑漩涡,如同一道黑色流星,直扑灵儿而去,我脚下不停,快如闪电,却还是晚了几步,眼睁睁看着灵儿被那暗黑漩涡,吞噬在其中,随之,漩涡溃散,而灵儿的仙灵之体,也彻底的消散无踪。我睁大双眼,张大嘴巴,呆呆的看着这一切,现在我或许明白了,灵儿之所以布出来的结界轻易便被鞅令之破解,倒不是因为结界挡不住他,而是灵儿故意布置了一个陷阱,这个结界,一定是要等到鞅令之进入之后,才能启动。

喜欢茅山天师请大家收藏:()茅山天师新更新速度最快。